从医学教授到“议案专家”——记印尼归侨曾仁端

发布时间:10-05-19 08:26:00 作 者: 浏览次数:

2009-09-24 17:41 来源: 火凤网

他是一名普通的印度尼西亚归国华侨,历经10年浩劫却毅然留在国内;他从事物理学研究,却成为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医学专家;他从当选人大代表至今已年过七旬仍坚持参政议政,他的提案议案被各级政府所重视甚至引起了温总理的关注;他就是致公党湖北省委参政议政专委会副主任、华中科技大学医学院教授曾仁端。

向往祖国回汉求学

曾仁端祖籍福建泉州,4岁时随父亲躲避战乱,到印度尼西亚谋生,小学到中学都在当地的华人学校读书。身在异乡,生活、学习,却无不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心中充满了回国的向往,对国内的事情非常关注。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抗美援朝中,我国一名飞行员把美国一个二战英雄的飞机打了下来。当时在国外的华人华侨都感到特别光荣与自豪,都觉得终于扬眉吐气了。很多人有回国的想法。1955年,曾仁端和一些同学高中毕业,选择回国升学。他说:"当时,我选择回国升学的道路,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抱负,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干一番什么大事业的思想。和现在的多数年轻人一样,就是希望给自己找一条出路,学一点文化、学一点本事,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 目睹落后立志报国 回国的当年,曾仁端就考上了华中师范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分配到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从事公共基础课的教学。文化大革命爆发后,频繁的政治运动伤害了许多归国华侨的感情。当时,人们对归侨和有海外关系的人都退避三舍,很多人不愿意和归侨交往,工作上也得不到信任,不少归侨无法理解,又匆匆离开了祖国母亲的怀抱,他们中有些是与曾仁端一起回国的同学。有人后来回忆说:"当我们走出国门,踏在罗湖桥上,回头遥望五星红旗,就情不自禁地满脸泪水。"曾仁端也曾经犹豫和徘徊,不过他笑着说:"当时没有出国,并不是我思想有多好,而是已经成家,两个女儿都很小,万一出国找不到工作,就可能在街头流浪。"除此之外,一段下乡的经历也坚定了他留在国内的信念。70年代初,曾仁端下放到咸宁农场劳动,亲眼目睹了广大农村的落后。房屋破旧暂且不说,许多农民没文化、不识字,测量土地就用两根木棒做成倒V字型、在歪歪扭扭的田埂边测来测去。他当时就在想,当初一心想回国,不就是为了学好本领为祖国建设服务吗?留在自己祖国又怕什么呢?这个时候,大学已恢复高考和正规招生,正需要大量老师,留在国内,是可以有所作为的。经过激烈、反复的思想斗争,曾仁端认定:"只要努力做好本职工作,不做坏事、不瞎说话,共产党和政府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物理学教师成了医学专家

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除了做好日常教学工作,曾仁端就在思考,该怎样把物理学与医学联系起来。就是这一思路,使他成为较早把磁共振介绍到国内的医学专家。1979年,中国医学物理学会在广州中山医科大学召开第一次医学物理讲习班。曾仁端演讲的主题是"磁共振成像的物理原理、技术及其发展前景",他的演讲引起了20个位医学物理学教师和放射科医生的兴趣,并先后被邀请到北京、广西、河南、武汉的放射科学会介绍这种成像技术,应邀参加了国家科委关于磁共振成像新技术的可行性论证。80年代初,曾仁端与人合作编辑了《现代医学成像》一书,这本书主要介绍四种新型的医学成像技术,就是现在人们熟悉的B超、CT、磁共振和PET,这是当时国内最早出版的有关医学成像的专著。后来,他还为研究生专门开设《人体图像学》的选修课,并编写了教材。此后,曾仁端主编和参与编辑了《医用物理学》、《医用电子学》、英文版的《医学与生物学用的物理学》等27本教材和参考书,发表科研论文40余篇,担任中国医学物理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医学物理学组织(IOMP)委员等职务,多次被评为课堂教学质量优秀教师、优秀研究生导师、湖北省教育工会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等荣誉,90年代初经学校推荐和报送,曾仁端成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从医学教授到议案专家

对于许多普通武汉市民来说,他们知道和认识曾仁端,不是因为他在医学上的成就和造诣,而是他的另一个外号--议案专家。这还得从他被选为硚口区人大代表说起。1989年,曾仁端高票当选硚口区人民代表。他说:"开始,我不知道人民代表应该做什么,如何履行职责才不会辜负选民的期望。"为此,他经常向一些老代表求教,利用业余时间走访居民,征求意见,每次会议他都有几份很过硬的议案,获得人大领导和群众的好评。1992,曾仁端被推选为武汉市人大代表,同年当选为武汉市人大常委。此后,他的议案就一发不可收拾,其中不少议案引起了省市党委、政府甚至国家领导的重视,并悄悄地影响着武汉市民的生活。

1995年,曾仁端的三位中学同学从香港来武汉考察投资环境。六月的武汉,烈日炎炎,走在马路上,人人都是汗流浃背的。返回途中,老同学连连摇头:"你们武汉真是名副其实的火炉城市!"投资一事自然告吹。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曾仁端,他当即带着两名研究生,用普通物理实验室的温度计、通风小百叶箱和实验支架,到武汉的街头巷尾,测量武汉二桥头、街面、街边、大树下的温度。从数百个数据中,他发现绿化对地面温度的影响不可忽视。这说明,植树造林可以有效降低城区地面的局部温度。

1996年武汉市人代会上,曾仁端会同37位人大代表,联名提出以保护和扩大公共绿地为核心的"降温工程"议案,立即引起共鸣,正式列为武汉市人大当年的四大议案之一。武汉市政府随即召开专题会议,将原定全市当年新增绿地面积增加一倍半,达到26万平方米。从此之后,武汉市大规模的绿化造林拉开了序幕。

1998年,曾仁端提出"建设山水园林城市"的议案,再次被列入市人大议案之一;2002年,他提出"绿在武汉,城在林中"的建议案,第三次列入市人大议案。

2001年元月15日,《武汉晚报》以"议案专家曾仁端"为标题,报道了他担任武汉市人大代表后,认真履行代表职责,全身心地投入社会调查、撰写议案的事迹。

2002年,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举办"武汉市民最满意的人大议案和代表建议"评选活动,历时3个月,收到选票44万张。曾仁端提出和参与提出的议案有3件入选10件"市民最满意人大议案"。其中《关于确保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确保企业离退休人员养老金足额发放案》,以31.5万余份选票荣膺榜首。当时,有媒体报道说:"曾仁端教授是提案最多的市人大代表,也是市民最满意、最信任的代表之一。"

2006年,曾仁端发现一位研究生所选的论文课题,在当时国内外还没有人能够解决,很有意义。但该课题需要做大量的基础设计和实验,就想为他申请研究经费。但是,按照规定,研究生的课题经费由导师解决。他只好用自己有限的经费帮助学生完成课题。就在这之后不久,曾仁端在媒体上看到,上海某大学一位院长伪造"汉芯一号",申请到1个多亿的研究经费,而且有些经费已转移到国外的帐户。曾仁端心里很不平静,他注意到一些申请到科研经费的人,对经费的使用很随意,公私不分,不属科研的开支也拿去报销。他初步认定,我国科研经费审批和管理制度存在弊端。而目前,我国正在大力提倡自主创新,科研经费必然大幅增加,如何把握好科研经费审批和评估,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是科技界关注的话题,更是国家和地方科研管理部门的一个亟待思索和解决的问题。曾仁端当即提出"加强科研经费管理工作的建议",并在建言部分提出规范审批程序、加强追踪管理和科研成果打假三点建议。

2007年,湖北省政协9届5次会议上,致公党湖北省委员会以曾仁端的建议为基础,提出一份"关于加强科研经费管理工作"的提案,《中国青年报》全文刊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中心在《互联网信息摘要特刊50期》中,摘要刊载该提案,并向国务院提供信息,温家宝总理、陈至立国务委员等作了批示。国家科技部、国家财政部为此在湖北召开关于"规范科研经费审批程序和科研经费使用管理"的调研座谈会。据了解,国家现在已正式出台科研经费使用管理办法,高校的科研经费管理非常严格有序,该使用的钱一块钱也不少,不该使用的一分钱也不能报销,更主要的是把人的思想扭转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温总理和陈至立国务委员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提案的批示,给了曾仁端极大的鼓舞。他激动地表示,作为民主党派成员要以此为契机,更加努力做好参政议政工作,提高提案质量,提供决策建言,使提案为党和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起到参考作用。

今年元月起,国务院大幅提高两院院士津贴和政府特殊津贴标准,由原来的每

上一条:宁琴:我的事业在中国
下一条:田玉科被评为湖北省教育系统先进女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