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琴:我的事业在中国

发布时间:10-05-19 08:38:00 作 者: 浏览次数:

2009-09-24 17:41 来源: 火凤网

她是我国传染病领域第一位女性"973"项目首席科学家,首位获得NSFC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传染病学的女性教授,首位被评为武汉市"十大杰出青年"的海归人士。她是14岁的少年大学生,在她工作的医院,喜爱欣赏她的人,称呼她为医院的"居里夫人"。 她就是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博导宁琴。

身为女性,宁琴事业成功的秘诀何在?是什么原因促使她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毅然回国?事业之外,她的家庭生活幸福吗?带着这些疑问,记者在7月下旬的一个上午,如约采访了宁琴。

从神童到海归

来到位于同济医院门诊大楼15楼的宁琴教授办公室,她正在接听电话。静等片刻后敲门进去,身穿白大褂、个子娇小的宁琴从忙碌的办公桌抬起头,有些歉意的望着我们笑一笑:"对不起,我待会儿还有事,只能有半小时的时间。"

话题从宁琴的身世开始。1966年1月,宁琴出生在江西南城县一个教师之家。她的父亲是中学教导主任,母亲是小学优秀教师。父母生养了宁琴四姐妹,人称"四朵金花"。作为"四朵金花"中的老大,宁琴自小就显得比同龄人懂事而独立。她的聪慧,一入学校就显露无疑:刚进小学,她就"跳"过了一年级;读初二和高二时,她又跳过初三和高三,直接参加了中考、高考。1980年,14岁的宁琴考入同济医科大学,成为一名少年大学生,轰动当地,被誉为"女神童"。--的确,14岁对很多同龄人来说,还没上高中。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理想勃发、激情洋溢的年代,恢复高考后步入高校的大学生,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少年宁琴如海绵里的水一样在知识的海洋遨游,吸纳,消化,学习,思考。她的志向非常明确:做一名救死扶伤的人民医生。

回顾当年的求学经历,宁琴深深感激自己的父亲:"父亲觉得那时我还太小,不放心,经常给我写信,怕我在思想、学习上走歪了。"

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电子邮箱,没有QQ,通讯极不方便的年代,在武汉读书的宁琴,和远在江西的父亲,通过每周至少一次的信件往来,保持着最亲切的沟通和交流。青春期的叛逆和迷惘,宁琴都坦诚向父亲汇报。父亲常常在家书里告诉女儿:读书做人,一定要有远大理想和开阔的胸怀,丢掉狭隘的"小我",才能容纳"大我",让自己在学业上更上层楼。

父母的言传身教和谆谆告诫,对少年宁琴影响深远。让她遗憾的是,当年她写给家里的书信,如今仍被已年迈的父母好好保存在江西老家;但父亲写给她的那些珍贵家书,却在后来一次次的"国际大搬家"中不慎遗失。

1980年的同济医科大学儿科系,14岁的宁琴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女生,不满16岁的罗小平,则是班上年龄最小的男生。多年后,这对金童玉女的同班同学水到渠成走到一起,结为夫妇,在事业上比翼齐飞,谱写了很多佳话。

医学需要不断的求索,不断的学习。1987年,毕业两年的宁琴以出色的成绩考回母校,成为小儿肝胆专家董永绥教授的研究生。众所周知,我国是肝炎高发国家,长期被扣着"肝炎大国"的帽子,肝炎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和生存质量。宁琴将"肝炎病毒感染及流行病学研究"作为主攻方向,从硕士到博士到留校同济医院,读书科研,临床教学,生活忙碌而充实。

1993年10月,宁琴的先生罗小平飞到加拿大,先后以访问科学家、博士后、研究员的身份,在多伦多大学儿童医院从事研究工作。次年,已是同济医院传染病专业博士、主治医生的宁琴,忍痛放下还在襁褓中的女儿,来到丈夫罗小平身边,投师世界著名肝脏病学专家和病毒学专家、多伦多大学附属多伦多总医院、加拿大消化学会主席GaryLevy教授门下,在GaryLevy教授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主攻方向还是自己的专业"病毒性肝炎的发病机理"。

异国他乡的求学路上,宁琴有幸参加了多个重大科研项目,陆续在国际权威期刊发表多篇论文,其中一项研究成果被录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基因文库。

光阴荏苒,日历翻到2000年初时,宁琴夫妇在加拿大已度过了七个年头,各自取得了骄人的学术成就。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选择:是回国,还是继续留在加拿大?

留在加拿大,凭借宁琴夫妇积累的学术成就,无论是做医生还是从事科研工作,对他们都不是问题,也会有丰厚的收入,但这似乎与他们最初立下的 "将基础与临床相结合"的理想相去甚远。而且,"在国外,人像浮萍一样没有根底--就算你做得再好,也感觉是在别人的土地上。"宁琴坦言。

彷徨之际,一张张来自母校同济医院的贺年卡和盛情邀请回国的来信,让宁琴夫妇终于下定决心:回国。2000年9月,宁琴夫妇带着7岁的女儿和刚出生两个多月的小儿子,从加拿大归来。踏上武汉这片熟悉的土地,宁琴觉得踏实而安宁。她的耳边仿佛又回荡着父亲的教诲:个人的事业与国家和人民的实际需要相结合,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同济医院的"居里夫人"

回国让宁琴夫妇有了家的归属感,他们繁忙的工作"程序"也与回国同步启动。抵达武汉的次日,宁琴就承担了医院接待外宾的任务。回国后,宁琴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立实验室,搭建科研平台。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大到仪器设备的采购,小到桌椅的摆放,宁琴都是亲力亲为。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有一种惊人的毅力,她用自己的报国赤诚,克服各种困难,很快就建立起了基本可以开展工作的实验室。"国外的科研条件肯定好于国内,在国内搞科研要出成果,要在国际学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就要付出比外国同行多得多的努力。"宁琴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有付出就有回报。2002年,宁琴教授参加了NSFC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评选。这项基金是国家在生命科学、自然科学领域对科研工作者评价要求最高的基金,获得基金不单是国家投入科研经费,更是对申请人将来学术潜力的肯定和承认。在答辩现场上,宁琴以其出色的表现,获得院士专家的认可与赞赏,成为传染病领域首位获此殊荣的女性教授。

凭着这项基金的支持,宁琴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小鼠暴发性病毒性肝炎模型,为研究重症病毒性肝炎提供了重要技术平台,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2003年的春天,SARS肆虐全国。凶猛的疫情,给临床和科研带来严峻挑战。要进行高危病原学研究,首先必须要有P3实验室。而当时的湖北,没有一家够条件的P3实验室。学校经过协商讨论,决定将建设P3实验室的工作交给宁琴教授。这对她来说又是一次考验与挑战。在国外,宁琴虽然从事过一段时间P3实验室工作,但无需为实验室的建设操心。而现在,P3实验室从图纸设计、施工到设备的购买、安装,样样都得她操持决定。她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研究美国、加拿大的生物安全实验室设计程序,再用两个通宵"熬"出了设计图纸。为了让实验室更为实用,她与多伦多大学和国家科技部相关专家多次探讨论证,使得P3实验室顺利建成。

有了P3实验室的支撑,宁琴拿到了国家教育部启动的首批SARS科技攻关项目。这个项目在全国一共有18项,而她拿到的是整个湖北省唯一的一项。

建设P3实验室,并不是宁琴最累的时候。最累的时候,是她申请973项目时。和申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不同的是,973项目是集体项目,需要彼此协调合作,更强调团队精神。宁琴的博士生韩梅芳至今记得,那段时间,每天晚上宁教授"疲惫的眼神"让她们都于心不忍,可第二天早上,她又会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大家面前。

多年的积累和不懈的努力,终于换来丰厚的回报。2007年,由国内8所高校共同承担的"乙型肝炎重症化临床监测及防治的基础研究"得到国家973计划项目资助,获得2000万元科研经费,宁琴当选为该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她是我国传染病领域第一位女性"973"项目首席科学家,也是这个项目组中最年轻的科学家。

在宁琴担任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之前,她的先生罗小平已经是该院儿科主任。夫妇两人都是博导,从2000年回国至今,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取得了一系列丰硕的成果。罗小平现任亚太儿童内分泌学会理事,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

上一条:归国给我带来无限的成就感——记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金海
下一条:从医学教授到“议案专家”——记印尼归侨曾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