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之心 无悔人生

发布时间:10-05-19 09:12:00 作 者: 浏览次数:

2009-09-24 17:41 来源: 火凤网

2009年7月17日,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记者如约来到了汉口解放大道协和医院家属楼,在采访对象李慰玑教授的家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尘不染的两居室小屋,屋中的摆设虽然谈不上奢华,朴素中透出的几分精致,却让人觉得屋中的主人一定很懂得生活,几把小巧的木质藤椅、布满花草的阳台,老人的生活很悠闲。

光阴似箭,距离李慰玑19岁回国,转眼已过去63年,82岁的李慰玑向记者回忆起当年归国的情景时,依然嘘唏不已,心潮起伏。

出生名门 传奇人生

1927年,李慰玑及其双胞胎妹妹出生在越南一个商界名流家庭,父亲李伟吾是广东人,是中国内地较早赴越南经商的人员之一,被誉为旅越商界巨子侨团首脑,其祖父是越南华侨巨擘李晓初。李慰玑家中姊妹12个,她排行第七,在当时越南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双胞胎姐妹的出生给这个大家庭带来了不少欢乐。

19世纪中叶,法军入侵越南之后的长达100多年里,越南一直沦为法国的殖民地。

李慰玑的小学和初中均是在法国学校读书,从小喜爱读书的她成绩总是第一名。父亲从小教育几个孩子:没有知识、缺乏科学技术,国家就会被人欺负,个人和家庭也没有前途,这对年幼的李慰玑影响很大。父亲的一生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历任旅越华侨公益慈善团体首脑,他时常团结身处异乡的华侨互帮互助。早年,在孙中山及许多革命前辈赴越南策动光复祖国大业之时,李慰玑祖父一家还曾经冒着被朝廷通缉的危险,将自家的房子提供给先生居住,并乐捐巨资支持国内各地起义。当时16岁的父亲做向导追随孙中山先生左右,备受爱国主义思想熏陶。在父亲及家庭的影响下,1946年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不久,时年19岁的李慰玑便向父母提出她和双胞胎妹妹及弟弟想回到中国念书,父亲十分开明地应允了却又不无担忧:孩子要培养,但是三个孩子同时到中国读书,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家里负担不轻,加上国内也没有任何亲人,困难实在是太大了!而母亲义无反顾地提出如果有困难不惜拿出私房钱支持孩子,在父母的帮助下,最终李慰玑姐弟三人的回国路变成了现实,父亲为每人准备了一张行军床、一袋米作为全部的行头,就这样,李慰玑与同胞妹妹及小两岁的弟弟怀着对祖国向往的赤城之心乘上了去中国的法国货轮。

19岁,正值花一样的年纪,一直在父母呵护下长大的李慰玑做梦也想不到,回国的路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从没出过远门的她当时还无法理解出海的艰险,由于当时只有法国运米的货船到上海经商,姐弟三人就只能睡在甲板上,船一出海就遇上了暴风雨,海浪卷起的层层浪花无情地拍打在甲板上,仿佛要将他们瞬间吞没!吓坏了的姐弟三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惊魂未定!千钧一发之际,船上好心的中国伙夫见状,忙将三个孩子叫回船舱,躲过了被狂风暴雨卷入大海的劫难。由于海上路途艰险,原本计划不到一星期的行程足足走了半个月。

就这样,穿越惊涛骇浪及未经排除水雷的南海,勇敢的李慰玑姐弟三人终于来到了举目无亲的上海市准备参加高考。1946年,历时8年的抗日战争刚刚结束,当时的中国政局混乱、民不聊生,李慰玑暂居在与其同船回国的华侨同胞家里。

功夫不负苦心人,1947年高考放榜,20岁的李慰玑同时被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震旦大学录取。前者是当时国内最有名望的大学,因为是国立大学,免收学费及伙食费,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李慰玑迫不及待地走进了该校。学校在抗战期间受到严重破坏,教学条件和生活条件都很差,两百多名新生同住一间仓库,学生们经常食不果腹。

1947年5月20日,部分进步学生组织反对国民党暴政活动,在政府大楼前举行举世瞩目的5.20反饥饿大游行,在爱国主义思潮的激励下,李慰玑加入了游行队伍,被国民党马队冲击,并被水枪击昏在地,后来被同学抬送返校,自此,年轻的李慰玑深深的意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中华民族才有希望。

由于身体的每况愈下,1947年秋,李慰玑转学到位于法租界的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通过严格的插班考试,跳级进入了大学二年级,与同胞妹妹一个班就读。

经过长达6年的大学学习,1952年毕业,李慰玑是第一批服从国家统一分配的大学生。通过党的教育,她毫不犹豫地离开了条件较优越的大城市上海,来到当时华北军政委员会下属的平原省卫生学校工作。1953年春,平原省被撤销,李慰玑调至武汉协和医院在妇产科领域从事医疗、教学、培干、科研等工作直至退休。服从国家统一分配是人生中一件大事,小我服从大我,个人服从国家的需要,李慰玑为经历了这一严峻考验而感到无比自豪。

此外,在李慰玑上大学期间,比她小两岁的弟弟也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作为进步青年,弟弟18岁就加入了地下共产党,当时还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弟弟的名字进入了国民党镇压的黑名单,李慰玑为了党的事业和弟弟的工作及安全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掩护。

早年全家福(后排右二为李慰玑)

执着追求 桃李天下

40多年来,李慰玑一直从事妇产科工作,她把热血和青春全部洒在了祖国的医学事业上。1983年任协和医院妇产科研究室主任,她是率先在全国对妊娠期子宫颈进行研究的人员之一,提出改善宫颈条件,缩短阴道分娩产程,减少难产发生率,尤其是剖宫产发生率的概念,该项研究广泛应用于计划生育领域并取得良好效果;1991年,其科研成果"不同药物、剂型、剂量对人及动物妊娠子宫颈收缩性能的影响"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评为国内领先,获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1992年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胎儿宫内生长迟缓预测及预防的探讨"通过湖北省卫生厅鉴定,评为国内领先水平,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这些成果被推广应用,其业绩被纳入中国当代妇女儿童事业成就大典。

在妇产科科研方面,多年来李慰玑也作出了诸多奉献,可谓硕果累累。他在妇产科病理学方面的研究成果显著。从1964年开始,她就积极的参与了我国广大产棉地区长期以来危害农民健康, 甚至危及农民生命的地方病,即所谓"烧热病"的调查研究,当时对烧热病这个名词世界上还没有人提出并进行研究,经过深入实地调查论证,最终查明了所谓"烧热病"的病因为粗制棉油中所含棉酚的中毒,并为此制定了相应的防治对策,取得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几十年来,李慰玑带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可谓桃李满天下。自我国1981年开展学位培养制度以来,李慰玑为国家培养了7名硕士研究生、一名博士研究生。如今他们已经成为各条医疗战线上的业务骨干和精兵强将,许多人已经走上领导岗位,其中有3名学生分别在美国、德国和澳大利亚工作。说起带过的得意门生,李慰玑无比欣慰。

1985年,一直要求进步的李慰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年她58岁,已经是一个近花甲之年的老人,回忆起入党时的情形,老人异常兴奋,在她看来,这是一生中最为光荣的事情,多年的夙愿如愿以偿,为了党的事业,李慰玑应组织要求一直推迟到1996年69岁才真正从医学岗位上退休。

1985年随中华医学会技术交流代表团赴法国

生有遗憾 却也无悔

为了响应祖国的号召和完成父亲的意愿,李慰玑和其他千千万万的爱国华侨一样选择回到祖国,为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奉献了青春和热血。其实,早在李慰玑回国念书期间,出于对子女的思念,远在越南的父母曾经多次发电报催促其姐弟三人回越南,并答应让他们到条件更好的法国学习深造,经过慎重考虑,李慰玑最终说服双亲,决定留在祖国。虽然19岁告别了父母、亲人,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回国的征途,可是没想到1946年与父母的这一别,竟然成了永远,这在李慰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63年的风风雨雨,63年的离愁别绪,当年翩翩少年的她如今也已两鬓斑白。冒着生命危险回到祖国,李慰玑看到了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和发展,也经历过解放前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两相比较,李慰玑无悔自己的抉择!

&n

上一条:智慧的耕耘者——记华中科技大学理学院副院长何光源教授
下一条:碧罗声声报春晖——记爱国华侨黄碧罗的传奇人生